第1129回 是我做的

周若现在觉得周礼感慨她是不是打激素坏了脑子也很正常,因为她之前的确没有对任何一个男人有过这种上头的感觉。

至于原因……可能就是因为贺显谟能够连续不断地给她新鲜感吧,他给的这种新鲜感,和别的男人不太一样,别的男人可能是陪她去做一些刺激的事情来制造新鲜感,但周若平时什么都玩过了,这些手段和花样已经不足以刺激到她了。

贺显谟给她的,是那种灵魂层面的新鲜感,跟其他人有本质上的区别。

——

贺显谟思考了一个下午之后,还是决定晚上回到家里就跟周若坦白真相。

实际上他中午送周若回公寓之后就做出决定了,只是当时没有想好是今天晚上说,还是等她做完胚胎移植手术再说,经过一下午的权衡后,他选了前者。

还是周若能够在知道真相的前提下去完成这个手术,这样对她来说比较公平。

临下班的时候,贺显谟收到了周若的微信,她说公寓冰箱里没有酸奶了,让他回来的时候带几盒。

贺显谟答应了,下班之后,去了附近的超市采购了一些东西才回去。

六点半,贺显谟回到公寓。

彼时,周若正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做瑜伽,她往门口看了一眼,揉着肩膀问贺显谟:东西买好了?www.zapai.top 幻想小说网

贺显谟嗯了一声,他在门口换了拖鞋,拎着购物袋去餐厅把东西放置好,这才折回客厅。

这一次,贺显谟直接在周若脚边坐了下来,占了好大一片位置。

周若正要做俯身的动作,被他一挡,完全没办法继续了,她索性抬起脚踹他一下,起开,碍事儿。

有事情跟你说。贺显谟顺势抓住了周若的脚掌,坐。

他力气很大,周若没做准备,被他拽得往前栽了一下,最后愣是被他搂着腰坐下来了。

周若转头看到贺显谟严肃紧绷的表情,便猜到他要说什么了,她看破不拆穿,没好气地赏给他一个白眼,什么事儿非得现在说,烦不烦。

谢骋的事情。贺显谟沉默快一分钟后,终于正色开口,表情比之前还要严肃。

周若:谢骋?你突然提他干什么?

今天回来路上聊的那件事情。贺显谟看着周若的眼睛。

周若:哦,然后呢。

……你弟弟没猜错,是我做的。贺显谟没有拐弯抹角,说清楚是哪件事情之后,马上就承认了,我不想让你和他做试管。

贺显谟全程盯着周若的表情,发现她听完之后竟然没有很意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生气的征兆。

你早就知道了?贺显谟右眼皮跳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你在车上那样说,是试探我。

周若没有否认,摆了个摊手的动作:事实证明我的试探很成功。

贺显谟:……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思来想去都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暴露。

这件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替他办事的人收了钱,嘴巴也很严——就算他们想说,也根本不认识周若。

我不知道啊。周若看着贺显谟绞尽脑汁思考的模样,被逗笑了,忍不住戳了戳他的下巴。

她这话一出,贺显谟更是一头雾水:你到底知不知道?

不知道啊。周若仍然笑眯眯的,周礼怀疑了一句,我就随便一问,你自己上钩的。

贺显谟:……

所以在车上那段对话真的是在试探他,但贺显谟自认为自己当时并没有表现得很慌张,因此他不太明白:你怎么看出来的?

唔,一开始其实没发现。周若摸着他的脸赞扬了一句,你现在演技还是挺好的。

贺显谟没接话,静静地等着她往下说。

但周若没有直接说,而是给他卖了关子:你要不要猜猜,我是从哪句话确定你做了这件事情的?

经她这么一问,贺显谟再次回想了一下车里的那场对话,脑子里很快出现了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因为我问你‘怎么处置"?

猜错了。周若遗憾地摇摇头,继续猜。

贺显谟又想了半天,是手术的那个问题?

是,也不全是。周若的回答很拗口。

贺显谟被她折磨得无奈了,你直接说吧,我真想不到了。

他绞尽脑汁把每句话都分析了一遍,除了这两个问题之外,他没发现自己还说过什么能惹起她怀疑的话——不对,这不是怀疑,是盖棺定论了。

你记得我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么?周若继续问贺显谟。

贺显谟点点头,他当然记得,那个答案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嗯,你当时差不多就是现在的反应。周若双手抱胸打量着贺显谟的表情,松了一口气,逃过一劫的感觉。

贺显谟被周若的形容说得皱眉,认真想了半天:有么。

他自己是真的没有意识到。

当然。周若得意地扬起下巴,你那点小表情还想逃过我的眼睛。

这话听起来有种对他了如指掌的意思,虽然是带着戏谑的玩笑话,可贺显谟听完之后却有种周若在跟他撒娇的感觉。

他嗯了一声,淡淡地说:看不出来你在我身上花这么多心思,连表情都研究透了。

周若原本是想嘲笑他在她眼皮子下面翻不出水花来着,没想到贺显谟竟然能顺着这根杆子往上爬,她无语得不行,在他胳膊上打了两下,要点脸吧你!

周若手劲儿不小,但贺显谟完全不带躲的,等她打完之后,话锋一转,问她:你真不生气?

周若:气什么?

贺显谟:你应该不喜欢这种背后的阴招。

是不喜欢。周若欣然承认,反问他:那你呢,明知道我不喜欢还做?挑衅我?

贺显谟:……

周若拿起瑜伽垫旁边的***举到贺显谟面前,当成话筒:采访一下,当时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在想什么?

贺显谟摇摇头,不记得了。

周若挑眉,明显不相信。

贺显谟:没骗你。

他其实都不太记得自己当时的心境了,那个阶段他正处于情绪的极端,做出来的事情完全没有逻辑可言,到现在再问他讨要一个原因,很难讲。

最后,贺显谟自嘲地笑了笑,可能就是疯了,想把你的事情都搞砸。

免费阅读.

推荐阅读:

寒门贵子 全球坍塌 魔门之异界至尊 无尽之门 娱乐圈里的钢铁直男 我的同学超牛 最后的驱鬼人 异界炮狂 腐女历险记 倾斜的世界 给桃运存个档 这一生,何处停靠 人兽共武 网络庸兵 天命九章 我修炼开了外挂 都市绝品王牌 无限黑狱 夫人世子又调皮了 人人为我为人人 医士无双 签到从合租开始 星河劫 时代撕裂者 重生归来聂总我超甜 纯阳鬼胎 狐狸老板你干嘛 黑色放纵 戮中情 黑暗信仰 韦小宝传人 星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